<span id="8obc6"></span>
<var id="8obc6"><source id="8obc6"></source></var>
<em id="8obc6"><object id="8obc6"></object></em>

    <rp id="8obc6"></rp>
      1. <th id="8obc6"></th>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信息 > 專題報道 > 詳細信息
          千億美元在追哪些生物技術?
          來源: | 作者: | 發布時間:2015-8-18 10:01:49

          千億美元在追哪些生物技術?


          去年,全球藥企研發支出前25位企業累計投入1004.41億美元用于研發;全球生物醫藥領域風險投資、上市融資、并購重組總額達2248億美元,創歷史新高;醫療健康行業成為全球風險投資最活躍的領域,年交易數量居各行業之首,交易金額排名第二。這些資本正在追逐哪些生物技術呢?

          在全球范圍內,更多資本開始向生物醫藥領域“狂奔”:去年,全球藥企研發支出前25位企業累計投入1004.41億美元用于研發;全球生物醫藥領域風險投資、上市融資、并購重組總額達2248億美元,創歷史新高;醫療健康行業成為全球風險投資最活躍的領域,年交易數量居各行業之首,交易金額排名第二。這些資本正在追逐哪些生物技術呢?

            生物大數據算出健康

            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萬鋼在今年7月23日舉辦的2015國際生物經濟大會上指出,大數據和云計算技術的應用,可對爆炸式增長的海量生命科學數據進行深度挖掘,促進基礎研究、臨床應用、健康檔案等不同來源數據的深度整合,顛覆傳統的生命科學研發模式,為實現“精準醫療”和“智慧健康”奠定堅實的基礎。

            目前,全球正積極布局生物大數據。比如,全球聯盟組織成立,推進基因組和臨床數據共享;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2014財年預算支持大數據研究,發起大數據卓越中心計劃,啟動微生物組云計劃;歐洲推出新型臨床試驗數據庫;英國成立衛生信息研究所,建設生物信息技術骨干中心,英國制藥行業協會還提出大數據路線圖等。

            中國生物技術發展中心副主任董志峰說,“生命科學已經進入大數據、大平臺時代,將徹底改變人類的生活方式。比如,千元基因組時代即將到來,應用于產前檢驗、疾病檢驗、個性化藥物等,讓基于大數據產生的以基因診斷為核心的個性化醫療成為疾病治療新模式。”

            世界創新企業圍繞“千元基因組”,加快步伐開發新產品。美國Edico Genom公司開發出一種基因測序芯片,能將分析一個基因組的時間從24小時縮短到18分鐘,用4年分析1.8萬個全基因組就能省下600萬美元。

            我國企業也毫不落后。華大基因今年推出超級測序儀和桌面化的高通量測序儀,實現測序儀國產化,打破了我國基因測序設備受制于人的局面。“超級測序儀”Revolocity測序系統1年能完成1萬個全基因組測序,并將增加到每年3萬個,超越所有現有的測序方案。桌面化的測序儀bgiseq-500能自動進行樣本制備、測序和數據分析,實現多種檢測應用一鍵式操作。同時,華大基因基于其最新的大數據庫,挑選12種最常見遺傳疾病共14個基因中的2855個致病位點,推出了自主研發的產前基因檢測新產品smarttesttm,能夠平均覆蓋90%以上的致病突變。

            當生物技術與信息技術走得越來越近,人們就會更容易理解為什么近兩年IT企業紛紛“擠上”了生物經濟的快車。谷歌2014年對醫療健康和生命科學領域的風險投資額達4.25億美元,超過其風投總額的三分之一,而2013年這個比例僅為9%。蘋果推出了ResearchKit醫療研究平臺,讓研究人員可以利用這個開源架構研發設計出各種醫療App,收集各類病患的健康數據,推動患者和研究人員共同參與醫學研究,改變醫學人員獲取數據的方式。

            學科交叉求出更多解

            盡管生物技術發展迅猛,但是4500多種疾病中的90%仍無藥可醫。這些沒有“解”的創新命題很難通過傳統研發思路和方法獲得,只能依靠學科交叉多維度尋求解答。

            在生物技術領域的學科交叉上,美國的步子很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2011年就發表文章——《第三次革命:生命科學,物理科學和工程學會聚》。2014年5月,美國國家科學院發布報告——《會聚:促進生命科學、自然科學、工程等領域的跨學科整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國家癌癥研究所、抵抗癌癥組織與癌癥研究第五基金會,聯合向會聚型癌癥研究投資1150萬美元,采用創想實驗室模式,整合來自物理和數學的新方法,以幫助對復雜動態疾病癌癥的理解。

            “當前,生命科學、物理學、信息科學、工程學等學科之間更趨向于學科交叉。這種交叉融合加快了新興技術的發展,讓人們對生命的認識更加全面、精確,可定量、可視化、操控性提高。”董志峰說。

            學科交叉催生的新興技術不勝枚舉。比如,光遺傳學技術就是遺傳學技術和光控技術交叉結合產生的新技術,它不僅能用于研究高級復雜的神經活動,還能用于臨床治療。這項技術有望應用于因視網膜病變失明的患者身上,使其重見光明。作為神經科學界的“香餑餑”,這項技術已被很多實驗室用于腦科學研究。再如,分子影像學融合了分子生物化學、數據處理、納米技術、圖像處理等技術,可以實時、在體、連續觀測疾病發生發展過程中細胞和分子水平的生理過程,實現疾病的早期預警、早期診斷和治療評估等。

            學科交叉融合進一步推動相關技術的創新發展,繼而帶來我國生物醫藥領域的產業變革。董志峰介紹,在生物農業方面,生物育種快速發展,生物肥料發展潛力巨大,生物農藥產業增長迅速;在醫療器械上,移動醫療迎來市場爆發期,可穿戴設備未來5年將迅速普及,數字診療、體外診斷產品向高端領域發展;在生物制造上,高效人工細胞工廠的構建將加快現代生物制造向傳統產業的滲透,并改變其現有生產模式;在醫療服務上,精準醫療將針對患者的基因或生理特性定制治療方案,實現個性化治療;在制藥工業上,小分子藥物、生物藥的快速發展為個體化治療提供支撐,中藥國際化進程加快。

          創新提效引來多路資本

            據中美生物醫藥創業投資促進會會長牛洪森介紹,美國生物技術領域投資熱點包括細胞免疫療法、基因測序和基因治療、癌癥診斷精準醫療。基因治療公司受歐美投資者熱捧,自2013年以來,基因治療研發型公司融資額超過6億美元,包括IPO、VC直投等方式。

            更多資本投向生物技術,正是因為這個領域的創新鏈條更加完善,創新效率不斷提高。正如萬鋼所說,傳統意義上的基礎研究、應用研究、技術開發和產業化的邊界日趨模糊,科技創新鏈條更加靈巧,創新周期大大縮短。這一點在21世紀最重要的創新技術集群之一——生命科學和生物技術上,體現得尤為明顯。如新發傳染病從病原體分離鑒定,到診斷試劑研制,過去往往需要不同領域專家耗費數年才能完成。隨著基因測序、抗體制備等技術的廣泛應用,現在僅需數月就能完成上述工作,為傳染病防控提供了有力支撐。

            與此同時,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和金融資本深度融合,加速推動產業變革的步伐。各類創新要素日趨活躍,研發理念不斷更新。比如,CRO(合同研究組織)承擔了全球近三分之一的新藥研究開發工作,商業模式創新使新藥以更低的成本和更快的速度上市。

            中國生物醫藥領域正不斷吸引世界資本逐鹿。牛洪森介紹,美國風險投資協會的調查顯示,生物醫藥方面,30%的投資者表示將增加投資。在地域分布上,中國和印度最受投資者關注,分別有70%和58%的投資者希望增加投資。

            世界三大藥企之一諾華集團就在中國建立研發中心,已經投資10億美元在上海打造全新研發園區,建成后將成為諾華繼美國麻省劍橋研發中心、瑞士總部巴塞爾研發中心之外的全球第三大研發中心。諾華(中國)生物醫學研究中心的研究重點包括:胃腸癌癥的致癌途徑,癌癥轉化醫學研究平臺,肝炎、肝纖維化和肝硬化研究,表觀遺傳學等。

            面對多路資本的蜂擁而至,中國生物技術發展需要更加明確方向。中國工程院院士桑國衛指出了我國化學藥、生物藥及中藥研究的重點方向——

            在化學藥上,開展針對神經精神系統疾病、代謝系統疾病、腫瘤靶向及免疫治療、肺動脈高壓及慢性阻塞性肺病等新機制和新靶點藥物品種研究;在生物藥上,應瞄準疫苗新型佐劑、治療性疫苗,抗體-小分子偶聯藥物、雙功能抗體、干細胞(貨架產品)治療、合成生物學技術與產品等;中藥類應重點開展傳統經典名方研究開發,源于中藥的創新藥物I類新藥研發,中藥大品種二次開發與產業升級等。

            桑國衛表示,我國應更加強調轉化醫學模式在創新藥物研發中的重要意義,努力推進企業、研究院所和高校的協同創新的新模式。同時,應該牢牢把握國際創新藥物發展新趨勢,從我國實際出發提出頂層設計,強調創新藥物的個體用藥和生物標記物檢測試劑研發。




          奇米色8888